【謝金河/專欄】

二○一二年的總統大選就在眼前,但是台股卻走得異常弱勢,不但是大家期望的選舉行情完全落空,而且,台股在亞太股市中領先破底,成為這次在全球股市反彈完成後,繼希臘、比利時、奧地利、捷克後,第五個破底的股市,也是亞太股市,除日本、印度外,第一個率先破底的市場。

中實戶悄悄退場

加權指數從十一月十六日的七五四一.八八跌下來,除了十七日收小紅○.二九點外,台股在四個交易中有三個交易日出現逾百點的下跌,在七千點附近,台股弱不禁風,可以看出中實戶已開始腳底抹油悄悄退場。

上一期我們提到「台股弱勢的五個理由」,第一個就是政治,股市的狂跌,代表了市場對馬當選的信心正快速下滑,這其中二十四日宋楚瑜登記參選是很重要的變數。宋楚瑜決定參選,沒有人認為他可以當選,但是他卻有極大破壞力,連關在監獄裡的阿扁都認為宋楚瑜可能間接促成民進黨贏得選戰。

老宋的參選,儘管他民調得票率一直在一○%上下,但是,他的參選會有攪局的效果,如果宋林配得逾百萬票,幾乎篤定馬英九很難贏得選舉。台灣有一家電視台從專訪老宋創造了極高收視率,以後這家電視台所有談宋的節目,收視率都很高,可以想見宋有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,很可能對於明年初的大選帶來很大的破壞力。

大老闆也面臨追繳壓力

除了政治情勢充滿了不可確定的巨大變化外,整個經營環境也不斷出現惡化,未來什麼不可能的事都會讓大家跌破眼鏡。最近最令大家感到震撼的是國泰金控的蔡宏圖,去年國泰金控兄弟分家,弟弟蔡鎮宇將手上股票全數轉讓給哥哥蔡宏圖,哥哥為了承接弟弟的股票,將一百多萬張國泰金拿到行庫去質押借錢。今年六月十日,蔡宏圖向行庫質押那一天,國泰金的股價還有五二元,那麼以一般七成為底限,股價跌破三六.四元已是危險界線,跌破六成是三一.二元,如今國泰金股價創下二九.八元低價。

辜濂鬆也好,蔡宏圖也好,他們都是企業界最重量級的人物,絕對想不到今年景氣會有這麼大的變化,他們向銀行質押借錢的股票會被追繳,可以想見大環境變化之惡劣,連企業大老闆兩隻手也頂不住。

益通是太陽能神話範本

益通是台灣股市暴漲又暴跌最大的範本,○六年太陽能暴紅,益通的股價炒到一二○五元,大股東賺到手發抖。後來益通人事異動頻繁,蔡進耀離開,總經理換了好幾個,經營每況愈下,益通○九年虧二三.六二億,一○年又虧二七.五五億,連續兩年虧了五一.一七億,今年又虧三三億,三年可能虧近百億,怪不得股價連票面都守不住。葉國一入主益通短短半年多,帳面上已少掉二九.二一億,成為今年最經典的投資失敗案例。

太陽能與LED、DRAM、面板並列為「四大慘業」,我的看法是DRAM已經趴在地上,況且,很多DRAM公司是折舊造成的虧損,本身還有現金流,危險性沒有那麼大;最危險的是太陽能,目前太陽能廠已全數是淨現金流出,如果產業情勢沒有出現逆轉,可能會有人倒閉。

至於面板,友達與奇美電的負債都是天文數字,但是若從現金流來看,友達比奇美電安全很多。目前奇美電債務高,未來一年償債壓力十分大,若是銀行聯貸不捧場,奇美電關關都很辛苦。至於華映與彩晶只能以拖待變了;大同終於把北投廠賣掉了,但是若綠能、華映虧損不止,一樣沒有明天。

電子業負債比大增

這次南亞科增資,臺塑四寶都卯上了,臺塑集資三○○億來救南科,可是市場很不捧場,外資當天把南科目標價調低到○.九六元,臺塑四寶股價也紛紛暴跌;尤其是南亞連四天下跌,且創下五五.七元的新低價,代表市場對臺塑集團救南科投下了反對票。

除了四大慘業外,電子代工業負債都明顯增加,鴻海在第三季負債增加二一.七%,負債總額達七九七○億元,自有資本率只有四○.五%;值得注意的是,鴻海合併報表短債增加到三千六百多億。

台股跌破七千點大關,充滿了肅殺之氣,看起來很多問題糾纏在一起,投資人最好步步為營。不過台股一口氣從七七四三殺到六七四四,十一月還未結束,台股已快速下跌一千點,重跌之後仍有反彈機會。只是這一次反彈,台股將反覆進行跌深反彈,套牢的投資人宜把握逢高賣出的機會,介入搶反彈則宜慎重。

本文詳情及圖表請見《先探投資週刊》1649期或上有更多精彩的當期內文轉載
FROM:YES雜誌http://tw.mag.chinayes.com/Content/20111125/114973EA6F604E89B52AE82FD677C24B.shtml

 

文章標籤

康和期貨女王思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