意大利局勢,主導了上週的行情。意大利削赤不力,市場擔心意國成為歐債的下一個多米諾骨牌,該國國債遭到拋售,十年期利率先後突破6%和7%,一度升至7.5%意大利總理貝魯斯科尼隨即宣布辭職。接著參議院通過財政緊縮計劃,市場焦慮稍緩。在此期間,伊朗上空戰雲密布,美國消費信心反彈,中國通貨膨脹降溫。全球股市個別發展,石油價格上揚,黃金反彈。

意大利債市暴跌,投資者投下了不信任票,該國戰後任期最長的總理黯然下台。在貝氏任總理的十年,意大利增長停滯、債台高築、改革止步。資金懷疑意大利的償債能力,合情合理。不過意大利的債務狀況,與希臘不同。意大利的債務總量很大,但是每年的財政赤字並不大,而且債券的年期搭配合理,所以意大利所面臨的短期流動性壓力比希臘小得多。但是一旦市場對該國的還債能力產生任何疑慮,令集資成本上漲,則可能對長期債務負擔帶來沉重的壓力。

筆者認為國債利率維持在6%以上,對債務GDP比率高達120%的意大利,將是一種慢性自殺。假定意大利潛在GDP增長2.5%,通脹1.5%,假定稅收增長與名義GDP增長同步,則該國國債利率一旦長期超過4%,便陷入債務陷阱,6%以上則可能觸發市場拋售。意大利更換總理,也許能有更有承擔和執行力的領袖出現,但是人事變更本身,對債務基本面的影響,短期內其實有限。

日本政府大舉干預匯市,一度將日元匯率推至79樓下,但是單邊的匯率干預,很難持續有效,尤其在歐債危機如火如荼的今天。超高的日元匯率,令日本經濟雪上加霜,企業盈利能力大損。筆者認為日本經濟會再現衰退(不過受地震帶來的基數影響,第三季度增長會十分強勁)。在今後的六個月,在美元、歐元、日元比差的遊戲中,美元被迫勝出的可能性較大,美元匯率看漲。

本週焦點仍然在歐債危機。週一日本第三季度GDP,預計6.4%,vs 上期-2.1%。週二歐洲GDP, 0.5% vs 0.2%。週三美國十月CPI,0.0% vs 0.3%,核心通脹0.2% vs 0.1%。同日英格蘭銀行發布通脹報告,CPI預測應該遠低過2%,為其重啟債券購買計劃打開大門。週四美國新屋動工580Kvs 658K。

FROM:鉅亨網http://news.cnyes.com/content/20111114/KE0DIUX2OZIOL.shtml

(關鍵字:陶冬日匯有限影響總理政局美元匯率)

 

    康和期貨女王思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