期貨~女王(誰殺了師大夜市!/郝龍斌?房仲業?投資客?還是你與我?)

【文/黃琴雅】

 

師大商圈是如何變成商圈怪獸的?觀光局與南村落聯手打造「康青龍生活街區」,文建會錦上添花,第二屆「台灣國際文化創業產業博覽會」,以「師大巷弄散步道」為最重要的主題,大肆介紹巷弄內的特色小店。農曆年前,台北市政府突然化身為「鐵面無私」的執法者,不教而殺,依法「痛宰」師大商圈十多年來領照、繳稅的店家!不但悄悄撤銷「師大夜市」的名稱,還迅雷不及掩耳地發出一連串勒令停業的公文,並且強調執法到底,施政的前後矛盾令人匪夷所思。這場居民vs.店家的激戰持續延燒著;在政府的縱容與扼殺間,誰都不會是贏家……

 

 

(圖片提供/新新聞)

 

郝龍斌?房仲業?投資客?還是你與我?

 

陳叔,今年五十多歲,美髮造型沙龍老闆,在師大夜市內生活將近二十年,前兩年,因為房東要賣掉龍泉街上的店面,請他搬家,而這個店面一轉手,租金從七萬變成了四十萬,陳叔祇好搬到轉角六米巷內開店,雖然美容院符合六米巷內的商店規定,但最近卻不斷有台北市政府消防局、衛生局等的人員前來進行安檢,不勝其擾。

小溫,七十年次,○八年回國時,選擇到師大商圈落腳,在泰順街開了一家四十坪大的文青咖啡廳,去年因合約到期,房東突然說要漲房租,一口氣從八萬調漲到二十四萬元,她根本無力負擔這麼昂貴的租金,被迫搬離原處,往泰順街巷弄裡頭找到一間一樓的店面安置。

小溫原本的店面用二十四萬元租給了一位二房東,這位二房東再用三十萬元轉租給第三手,三房東再隔成五個空間租給五個服飾店,每個空間收取七、八萬元,每一手都賺到了錢,祇有小溫,賠掉了上百萬元的裝潢費。

阿楷,六年級生,四、五年前,他被師大周邊人文氣息吸引,來到這裡創業,開設異國美食餐廳,頗受中、外老饕喜愛,近來去頻頻被市府開罰,可能要面臨勒令停業的命運。

 

 

 

用法律條文 直接「殲滅」師大夜市

 

師大夜市即將要消失了!在捷運站上師大夜市的地標被貼起來了,公車站牌又換回師大一了!諷刺的是,公車上的錄音報站名仍是「下一站,師大夜市」!台北市政府在農曆年前,悄悄撤掉了「師大夜市」的名稱,接著迅雷不及掩耳地發出一連串勒令停業的公文,造成師大商圈店家的恐慌,雖然商家發起自律運動,在雨中下跪、自行拆招牌,但卻得不到居民的認同。

市政府依然拿著《 土地分區管制辦法》中規定「不得在六米巷內設置餐廳」等規定,勒住三百多個店家的脖子,要他們「不得違法」營業,用法律條文直接「殲滅」師大夜市。甚至連《 維基百科》網站上的台灣夜市列表上,師大夜市的營業時間掛上了「掃蕩停業」中。

也不過才兩年前,師大夜市是中央到地方政府大力宣傳的工具。榮獲柏林影展最佳亞洲電影獎項的《 一頁台北》,裡頭的夜市場景就是師大夜市,這是台北市政府行銷台北的重點觀光;二○一○年底,中央政府的交通部觀光局結合推動台北深度旅遊的南村落公司,共同推廣台灣北區國際光點計畫,第一階段是把台北大安區的永康街、青田街與龍泉街結合成「康青龍」生活街區,其中,龍泉街就是師大夜市的主要街道,許多國際遊客會拿著南村落製作《 康青龍旅人手帖》來到師大商圈逛逛。

接著,二○一一年九月,行政院文建會所舉辦的第二屆「台灣國際文化創業產業博覽會」,「師大巷弄散步道」就是當中最重要的主題,介紹了師大巷弄內的咖啡館、異國美食與具特色的小店。

一時之間,師大夜市從一個地區型的商圈翻轉成了超大型的觀光商圈,除了日本、歐美旅客外,也成了大陸觀光團必遊之地,近一年來,一輛輛遊覽車不斷駛入道路狹小的師大路上,觀光人潮不斷湧進師大商圈,加上經濟不景氣,失業率高漲,政府鼓吹青年創業,許多想開店創業的二十多歲年輕人,蜂擁進師大夜市開店、擺攤。

 

髒、亂與噪音無止盡,竟然還來了「黑衣人」!

 

原本假日約有一萬多人潮的師大商圈,突然在這三年間暴漲至三、四萬人,商家也從原本二、三百家,暴增至近七百家,商圈的範圍更是從十多年前的一公頃,擴增至現在的十八公頃,商圈帶來了商機、人潮,但更帶來了髒、亂與無止盡的噪音,居民多次抗議未果,甚至一向被視為高品質文教住宅區域的師大生活圈竟然來了「黑衣人」。

去年十月,成了師大商圈爭議的引爆時點。先是泰順街五十四巷的巷口轉角處,有房仲來搶「牆」,有群房仲派出的「黑衣人」要求攤販來此擺攤掛衣,都要收取一、二萬元的租金,引來紛爭,導致警察介入;緊接著,十月底,位在泰順街五十巷的一間一樓住家要改裝成咖啡廳,二樓以上居民見到一樓店家竟然在裝潢時打掉樑柱,群起抗議,並召開公聽會協商,終於演變成現今居民與店家勢不兩立的景況。

現在的師大商圈,店家以「支持師大商圈共榮共生」為訴求,綁滿了「祈福」的黃絲帶,居民與店家人人自危,居民怕被店家攻擊,不敢跟店家說話,店家怕被居民檢舉,不敢跟居民接近,師大社區內充滿了「白色恐怖」,人人自危。

 

 

(圖片提供/新新聞)

 

政府是罪魁禍首 房仲與投資客是殺手

 

不能否認的,生活在這裡十多年的人,都感受到師大商圈變了,變得吵雜、髒亂與治安不佳。師大學生常吃的師大自助餐不見了、師大路水果攤消失了,學生們最喜愛的政大書城也收掉了,台大與師大教授最愛、營業二十多年的布拉格咖啡館,也在去年搬離了師大商圈,商業氣息遠遠蓋掉了以前人文薈萃的氛圍。

究竟是誰殺了師大夜市? 政府絕對是罪魁禍首。「這是什麼政府?師大商圈曾經是政府的政績,中央政府觀光局宣傳行銷給外國人的地方,前後不過一年多,師大夜市,卻成為人人喊打的區域,最可惡的是,市政府高張正義的大旗,沒有配套,也未曾給予居民與店家公開對談的機會,就雷厲風行立即要店家停業,」一位長期居住在這裡的文化人氣憤地說。

當居民把矛頭對準了向陳叔、小溫與阿楷等人的店家時,他們並不是師大商圈真正受益者,他們也是在這股師大商圈店面房價與租金暴漲下的受害者,現在又成了市政府掃蕩師大夜市的犧牲者。

房仲業是師大商圈的加害者之一,在政府大力吹捧師大商圈的美好,嗅覺敏感的房仲業,賣命地梭巡在師大附近的泰順街、雲和街等地,捱家捱戶按著一樓的門鈴,不斷從二千萬、三千萬的加價,慫恿一樓的住家賣房子,再找投資客進來將一樓改裝成店面。

就這樣,房仲與投資客聯手大炒師大商圈店面,讓房價從一坪五、六十萬元,炒到一坪一、二百萬元,甚至還出現過一坪四、五百萬元的天價,總價出現上億元,三年間,竟然飆到與東區店面價格相同的地步。

 

不曾被告知違法 現在卻成了眾矢之的

 

成本節節墊高後,用天價買進的一樓店面投資客,當然希望收到更好的租金回報,於是紛紛漲價,或是在房仲的建議下,把三十坪店面,隔成三、四間出租,每間租十萬至十二萬不等。就有一家三十多坪的店面,不僅隔成三間店面租給服飾店,店面前還租給兩家攤位,一個月可收取超過三十萬元的租金,獲利頗豐。

投資客眼見靠近師大路的店面不足,開始把手往泰順街內伸,更得寸進尺鼓吹原本是住家的一樓房東高價賣掉或是改成店面出租,由房仲當起二房東,甚至有投資客把停車位變成了車棚店出租,價格從三千元漲到兩萬元,一丁點空位都不能放過,全部拿來設攤位,就這樣在房仲業與投資客合力不斷的投機炒作下,十年前巷弄間一樓六十坪租金祇要十萬元,現在一坪可以喊出一萬元,更加速了當前師大夜市混亂的風貌。

也拜政府推展觀光之所賜,師大夜市成了年輕人創業的天堂,缺乏就業機會的年輕人紛紛跑來這裡開店,但由於租金太貴,二、三十歲的年輕人想快速獲利,最快的方法是「賣衣服」,因此,新增的大多是特色不足的「服飾店」,師大夜市頓時成了另一個五分埔或西門町。這些年輕人哪懂什麼是《 都市計劃法》?什麼是《 土地使用分區管制辦法》?他們祇知道自己拿到了商業登記證,有按時向國稅局繳稅,三年來,甚至十多年來,不曾被告知違法,現在卻成了眾矢之的。

 

師大商圈漸漸失去人文 「找一下」的樂趣不見了

 

師大教授莊坤良在去年九月的一場演講中,曾經提到,師大商圈的特色是「胡亂弄」( flaneur,漫遊者),「找一下」是大家來到師大夜市會常做的事,但現在卻失去了「走丟」的樂趣,太多的指標告訴你剛往哪裡走;而「胡亂弄」現在則被年輕人開設的服飾店環繞,失去多元性,他為師大商圈漸漸消失人文,深感遺憾。

過去政府對夜市一向採取不介入、不取締、不強制管理,把師大商圈變成了商圈怪獸,惹惱了這區的公務員與高知識分子居民,在忍無可忍之下齊聲抗議,才導致今天的結果,而縱容其坐大在先的政府卻在此時化身為「鐵面無私」的執法者,而且還強調執法到底,施政的前後矛盾令人匪夷所思,也因此背後幫財團「都更」的陰謀論四起。

「師大商圈的投資客正挫咧等,店面價格至少跌五○%!」與知名房屋投資客劉媽媽齊名的一位投資客說,他曾到師大商圈探詢過,發現大馬路上的店面很少釋出,所以房仲才會對巷弄內的一樓住家下手。然而,巷弄街道太小,做起生意震天價響,讓靜謐的巷弄變成了大音箱與大火爐,加上本區的居民素質與自我權益的意識都比較高,會有今天這種情況,他並不訝異。

現在,師大商圈正面臨文學大師馬奎斯所著的《 百年孤寂》一書中的封閉小村落的命運,這個小村莊因不斷有外來者帶給小村落新的衝擊,最後在金錢的入侵下,失去往昔的尊嚴、記憶與歷史,最後淹沒在颶風之下,遺忘了自己,也被世界遺忘!

 

※延伸閱讀:
「師大夜市」可以就這樣抹去嗎?

http://mag.udn.com/mag/newsstand/storypage.jsp?f_ART_ID=373073

 

文章標籤

全站熱搜

康和期貨女王思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